观墨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书法等造假行为将追究责任

观墨云官方关注 2021-10-04 09:57:26 浏览432次

图片

此前,一江姓书法家在微博上晒联合国秘书处授予的“百年文艺巨匠”证书,引发质疑,网友认为联合国秘书处不可能颁发文艺奖项,该书法家其他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荣誉也遭到质疑。


图片


昨日,该书法家任职的书画院工作人员表示,江姓书法家为该院院长,书画院对此事不知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中办回应:奖项“肯定是假的”


11日,微博简介为中国书画学会副主席的江先生在其实名认证的微博里写道,自己荣获由联合国秘书处授予“百年文艺巨匠”终身荣誉称号,并特聘为联合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副主席。微博中所附证书照片显示,左下角还有秘书长的签字,落款为联合国秘书处。


微博一出,引发围观,有网友认为,联合国秘书处主要职能是管理维持和平行动、调停国际争端等,“怎么会颁发一个书法奖?”网友调侃:“联合国,你忙得过来吗?”


图片


昨日,记者在联合国官方网站上查询,并没联合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这个机构。江先生的此条微博也已删除,公开资料显示他是某书画院院长。而该院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不知情,江院长在外地出差,联系不到,并称江院长所获荣誉“网上都有”。


■ 回应: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造假行为将追究责任


有媒体报道称,江曾于2013年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的“世界文化遗产AAA级金奖艺术家”证书及“世界最伟大的艺术家”称号。网上还留有该证书的照片。


“肯定是假的。”昨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中国办事处公务信息和新闻宣传项目官员沈女士称,江先生所获得三A级证书下角落款公章并非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官方标志,“正确LOGO应是类似雅典神庙的蓝色小房子,有UNESCO的英文缩写名称。”


图片


沈女士介绍,网上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名义颁发的奖项大多是虚假信息,一般来说,除“和平艺术家称号”等世人公知的奖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并没有设立其他奖,获奖人通常是百姓熟知的艺术家,奖项不会随便颁发。


此外,她表示,教科文组织设有专门部门防止和处理滥用组织LOGO和名称的不法行为,并为此保留采取后续相应措施的权利。对造假情节严重的冒牌机构,会责成中国政府相关部门进行严肃处理。


新京报讯 /记者刘珍妮


"百年文艺巨匠"事件:一场以名博利的闹剧


 【事件】 一位“书画家”微博自曝被联合国授予“百年文艺巨匠”终身荣誉称号,联合国有关机构对此予以否认。


  “百年文艺巨匠” :又一场以名博利闹剧


  【观点一】“书画家”们或许能听见真正的巨匠们喊他们聊天:“别再浪费上好的宣纸和墨汁了”


  “书画家” ,巨匠喊你去聊天


  一位“书画家” ,江某某,据网上认证,是“香港珠江书画院院长” ,近日“被联合国授予‘百年文艺巨匠’终身荣誉称号,还被特聘为联合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副主任” 。在微博上,他自己曝出这条足以载入21世纪中国文艺史的消息,然后公众就“笑晕在厕所” ——且不说现在被伊拉克乌克兰搅得焦头烂额的联合国根本没有颁发过此类奖项,就是其教科文组织也赶忙就此声明:假的!“百年文艺巨匠”简直是在开国际玩笑。

  江氏在引爆网络后迅速删除了微博,也并不回应媒体的质询。他并不是闹剧的孤例。前几日接到一个公关人员的电话,问及“现在谁是中国书坛最厉害的人物?说出一至五的排名来! ”打开各种报章、网络,特别是书画家自行印制的各种或精美或粗滥的宣传册,“文艺大师” 、“书画名家” 、“艺术奇人” 、“书法泰斗” 、“世界上最伟大的艺术家”等令人瞠目结舌的封号比比皆是,更有到纽约时报广场大电子屏幕上把自己加进“中国画国宝级大师排行榜”而大做广告之事;如果演艺界的吹嘘关键词是“金色大厅” ,那么书画界就是“联合国” ,以“世界” 、“国际” 、“海外”与“名家” 、“大师” 、“巨匠”进行各种排列组合,来为自己脸上贴金者大有人在,真令人为他们的智商“捉急”啊!

  其实,这不是一味损书画家,大家希望出名,本来无可非议。试想,一个对书画毫无了解的人,想欣赏和收藏当代作品,他不懂那些“神逸能妙”或者“气韵生动” ,业界又没有清晰而权威的评判标准告诉他谁的作品好,可怎么办呢?那就只能看头衔、名气、价格等艺术以外的东西来判断了。

  “书画家”也深谙这外在之物带来的好处。出了名,在业界有了一官半职——哪怕是自封的也行——形成社会效益,也就能带来经济效益;如果成了“名家” 、“大师” ,则更可以在书画界形成话语权,于是自行组建的各种协会、研究院、书画院、艺术沙龙如雨后春笋,在其中弄个主席、会长、顾问头衔,简直唾手可得。不知道这些“巨匠”中有多少听过《白色巨塔》里财前又一说的“人一有钱就自然想要名望,人的终极欲望就是名望,有了名望后人和钱自然会靠过来” ,但大家都这么执行着吧——对自己进行打造和包装,以各种“风” 、“家” 、“传人”来引人注目,无非以名博利而已。大家在访谈和文章中强调的全是学识、修养、淡泊名利,然后又把书画界搅得硝烟滚滚。往日在媒体上炒得火热的名人字画、官员书法,以及某省协会动辄五六十位主席团成员的话题,盖因“名利”二字。

  在书画的名利场中,曾经作为传统文人士大夫书斋雅玩的书法与绘画,如今翰墨早已分家,文墨难以两全;曾经不屑于与金钱为伍的书画,常常成为个人宣传和推广——甚至炒作的工具,也才有了“顶尖书法家” 、 “联合国百年文艺巨匠”的乱象。有人说,当今时代,能够平心静气地从事书法创作,已是一个天方夜谭的神话。

  或许每个时代都会有不需要以吹捧和炒作、自我吹捧和自我炒作而真正在艺术史上留下名字的艺术家。看看那些已经故去的真正的大师,远的不说,戴本孝固守“守砚庵” ,一生隐居山林,习画作诗不息,其作却戛戛独造,宛如异峰突起;吴昌硕“一月安东令”的经历没有让他在官宦正史上留名,反倒是墨荷、紫藤、《鲜鲜霜中菊》篆刻,让一生布衣、没有名号的他令万众敬仰。而那些以名利驱动而在各种巧立名目的活动、笔会上挥毫泼墨的“书画家”们,也或许有时能听见真正的巨匠们喊他们聊天:“别再浪费上好的宣纸和墨汁了” ——当然是墨汁,如今风雅尽失的他们,应该不会在炒作名号的匆忙中仔仔细细地磨开曹素功——这恐怕也不是我的臆测。(张亚萌)


  【观点二】 对于“获奖者”们来说,这份荣誉是谁颁发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给谁看过了,让谁相信了


  “获奖者”,真上当还是假糊涂


图片


  从陈光标领到山寨“世界首善”大奖,到江姓书法家微博晒证书,短短几日,两位社会“名流”倒在山寨联合国的山寨奖项之下,成了被舆论和民众嘲笑的“傻瓜” 。这些山寨联合国奖项究竟有何魅力,制假者手段如何高明,才能让这些人士轻易上当,甘愿为其折腰送钱呢?依笔者看来,陈光标和江姓书法家等人未必“真傻” ,那些山寨的联合国奖项也并非无懈可击,但偏偏屡屡有人上当受骗,这背后恐怕另有隐情。

  也许有人智商情商不足,被骗子们抓住了爱沽名钓誉的心理弱点,真的上了当,但也有人可能是假糊涂,与假联合国颁奖人员你情我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拿到渴求的荣誉。他们以为,这联合国大奖是“稀罕宝贝” ,国内大多数人估计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所以真假无需太过较真考量,只须我自己当真,它便是真。哪想到,如今网络发达、人民群众见识广博,假联合国大奖被网友们从里到外扒了个精光,面子赚不成反而丢了脸,实在可笑可叹。

  被揭发之初,“获奖者”们对这些假联合国大奖的百般维护,就像挺身而出保护自己新婚小媳妇的男子汉,言语铿锵,气势如虹。看来,他们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真上当的事实,宁愿来一把“难得糊涂” ,继续云里雾里地享受着自己的联合国大奖“获奖者”的喜悦。说白了,对于“获奖者”们来说,这份荣誉是谁颁发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给谁看过了,让谁相信了。

  当然,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是无穷的,假糊涂的“获奖者”们最终都会在如山铁证面前,失去继续辩驳的底气。此时,有人选择大呼上当,痛陈骗子的可恶,有人选择默默删帖,盼望息事宁人,无论哪种方式,都不过是想给自己找回点面子罢了。

  只不过,鬼才相信这些在社会上颇有名头的人士真的那么容易上当,所谓受骗,要么是荣誉饥渴导致患上“大奖收集癖” ,借以为更进一步的名利开路;要么是小看了人民群众的辨识力, “知假买假”玩脱了。总之,这些假联合国大奖的“受害者”们,究竟是真上当,还是假糊涂,恐怕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了。(侯坤)


来源:中国艺术报

相关推荐
总访问量: 312701     文章总数:1440
参与评论: 31     总浏览量:271045
观墨云版权所有Copyright2021-2022
中文网络注册实名:观墨云
粤ICP备20028477号